当前位置:首页 > 神州学人杂志 > 期刊 > 2011年第8期 > 正文

我们在“西天取经”

2011年08月11日  来源:神州学人 
  

混乱中蕴藏着深厚
  文/关雪松(英迪拉·甘地国立开放大学手语应用语言学专业本科生)
  时间的飞驰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等人,回头来看的时候,自己竟然已经在印度生活了2年的时间。回想起这2年的点点滴滴,感触颇多。从刚来时的彷徨、不适应,到现在的淡定、从容;从一切的毫无头绪到现在的认清目标,奔向前程。我只想说,在印度的求学生活,其实,还是快乐的!


  印度?India?对这个国家最早的记忆应该是在儿时看过的电视剧《西游记》里,那是唐僧取经的地方,那里到处充满了神奇的传说。再深一点的记忆,应该是在我们中学的历史课本中了吧。书里面讲印度和中国同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对了,还知道印度有个大诗人泰戈尔。这些应该是没有来印度之前对这个神秘的国家几乎所有的印象了。
  由于喜欢手语应用语言学这个专业,我选择了来印度留学。当时想,在地图上看印度和中国实在没有多远的距离,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文化差异。还记得当时在大连和一个学哲学的老师聊天,提到了我将要到印度留学的事情。他一拍大腿:“噢,印度啊!印度那里有奥修啊,奥修可是个讲快乐的大师!”我当时还愣愣地问:“奥修的书我看过一些,原来奥修是印度的啊?”后来想想,自己的问题真是问得可笑。也就是这位老师的话,让我对印度更加好奇了起来。一个讲快乐的大师存在的地方,应该也会有很多的快乐吧?还记得奥修的书里有一句话:“生命能够成为一种喜乐,只要你懂得如何没有顾虑地生活。否则,生活可能就像一场漫长的疾病,在残废里告终。”于是我决定:去吧,到印度去吧!去过一种没有顾虑的生活!
  然而,现实中的一切似乎从我在新德里机场走下飞机的那一刻起就变得全然不同。从小,脑袋中灌输的定势就是“点头Yes摇头No”。但是入境时,海关警察在我的护照上敲了一个入境章,然后就摇起了脑袋。看到人家摇脑袋,我估计是哪儿出问题了,人家都摇头了,看来我只能站一边等去。于是就拉着行李站到了旁边。过了一会儿,见那对我摇头的警察仍然不过来盘问,我纳闷儿了。于是我拉着行李又走了过去,人家拿了护照看看,上面已经敲过章了,所以就又摇了摇头。我的老天,看来我的问题很严重啊。又乖乖地站了好长时间,仍然没人理我,我彻底晕了,你摇头不让我走,总得告诉我为什么吧!由于自己是聋人,沟通有所不便,于是掏出本子走到大厅询问处,写下了自己的疑惑,向站在柜台后面的一个女孩儿询问。没想到她看了我写的内容后便开始哈哈大笑起来,随后在纸上写下了她笑的原因。原来,在这里是“摇头Yes点头No”啊!误会解开了,其实这是印度的一个古老传统,现在印度很多地方也是“点头Yes摇头No”的,可能是那个警察年龄大的缘故吧,就这样送给了我到印度后的第一个“见面礼”。
  接下来是入学登记、签证注册、寻找出租房等等一系列的事情,让我忙活了好大一阵子。出国前和很多曾在印度留学的同学聊过,他们谈起这些问题就垂头丧气的。可以想象,这些问题对于我这个聋人来说,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其实,抱着积极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这些问题,就不会觉得那么麻烦了。而且经历了这些事情后,自己会变得更加坦然。刚来的时候,这里的饮食也让我拉了数周的肚子,看着碗里盘子里的那些糊糊菜,根本不知道原料是什么。当我开始抱怨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泰戈尔的诗句——不要因为你自己没有胃口而去责备你的食物。好吧,我不抱怨。我开始自己采购原料,自己做饭。2年下来,我的厨艺大长。
  我的同班同学中大部分是来自印度各个邦的聋人,其余的来自布隆迪、乌干达、尼泊尔等地。和其他出国留学的同学一样,首先摆在我面前的就是语言关。这里上课所使用的语言为英语和印度手语。英语虽然不是零基础,但在国内时的英语成绩也不是很好,对印度手语我更是一无所知。尽管自己的中国手语很好,但是印度手语是和中国手语完全不同的一套语言系统。这两种语言也仅仅局限在教室,而一天24小时并不都在教室。我所居住的地方的大部分居民说的还是印地语,这就更让人头疼了。写在本子上的英语根本不管用,得比划大半天才能让人家明白。不过我是有着良好手语的聋人,比划也应该比普通人到位些,所以时间久了,一些小商店也都能很快领会我的意思。在学英语方面,自己尽最大努力使用各种方法来提高单词量和书写水平。见一些留学印度的同学总是抱怨印度英语的读音让人非常难懂,尽管英语水平很好,但仍然听不懂印度人说的英语。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是不存在的,因为我是聋人,在日常生活中不需要声音,只要攻克英语的书写难关即可。所以我就每天尽可能多地在本子上写英语记英语,和朋友们用书写英语来交流。经过半年的时间,我用书面英语和人沟通基本上已经不成问题了。在印度手语方面,尽管印度手语和中国手语有很大差异,但因为手语是一种视觉语言,只要掌握了视觉语言的共性规律,学习起来并不难。所以我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来解决英语问题,但仅用了数周的时间就已经可以用印度手语和我的印度聋人同学顺利沟通了,就连教我们元语言学的英国教授也惊叹我的印度手语进步迅速。
  在攻克语言难关后,就会发现在异国他乡的求学生活其实是有非常多的乐趣的。尽管很多人说在印度留学很苦,但是我们要学会在苦中寻找快乐。相对于其他留学国家来说,印度的留学条件确实有点清苦。但正是因为这份清苦,才能让我们抛弃一切杂念,专心地学习,真正达到出国留学增长文化知识的目的。所以在平时的学习生活中,我很乐意向我的印度同学敞开心扉,分享彼此的快乐时刻。由于文化差异以及一些政治方面的因素,中国和印度彼此的沟通了解都非常少。就像我的印度同学,他们对中国的了解也仅仅局限在李小龙、成龙、周星驰这些明星层面上。当我们敞开心扉沟通的时候,我发现其实他们对中国文化以及生活方式都非常感兴趣,也很尊重这样的文化差异。遗憾的是因为社会因素,他们从来没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的信息。反过来说,作为中国人的我,之前对印度的了解又有多少呢?当然,在彼此沟通的过程中,因为文化背景和思维方式的不同,肯定会产生一些摩擦。但是不必大惊小怪,摩擦所产生的火花会让彼此的了解更加深入。我从来就不喜欢用固有的思维方式对别人评头论足,存在即合理。在印度这片几乎有着1600余种语言的国土上,产生过诺贝尔奖得主,产生过伟大的诗人,产生过伟大的哲学家。尊重差异,寻求共性,才是我们在留学生活中所应该做的。我们不可能改变这里的社会,需要做的就是良好地融入这个社会,从而为自己的留学生活提供一个良好的保证。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更加快乐!
  不出国不知道自己多爱国,更不知道自己对祖国有多么的思念。在这里讲一个小故事:去年国庆节的时候,对祖国的思念越发强烈了。于是我手绘了一张海报,以国旗为背景,上面写上大大的字:中国,我爱您!晚上,同屋的印度舍友回来了。看到墙上的海报就问我这是什么。我说是中国国旗。他说上面的文字是什么啊?我说是:“China,I love you!”然后对着汉字一个一个地指给他,当他看到那个大大的“爱”的时候,一直用手语表示中国汉字太难了,太难学了,并且问我中国的“爱”字怎么这么大啊?表情中明显带着对中国汉字的不屑。我该如何解释才能不引起矛盾又能增进理解呢?于是我急中生智,骄傲地指着“爱”字用手语告诉他说:“这就对了!这就是我们中国的伟大之处。我们的字如此大说明我们的爱是大爱!而你们的爱呢?相比之下可就小多了!”他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反驳之词,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哦,原来是这样啊!”过了好一会儿,他走过来对我说:“我们的爱不小的,也很大的。”然后我们哈哈大笑着拥抱在了一起……我知道,这拥抱中包含着彼此的信任和理解。
  从表面上看,印度的生活确实有些混乱。街道上的车杂乱无序,到处都是随手丢弃的垃圾和便溺的痕迹。但是我想说,印度是个混乱中蕴藏着深厚的地方,在受苦中寻找快乐,忘记左右的悲伤,不要因为生活环境的改变而彷徨。就像奥修说的“那些懂快乐懂得最多的人就是那些跟改变的人生维持融洽关系的人,他甚至能够爱那些在阳光下闪烁、产生出小彩虹的肥皂泡沫,这些人就是懂快乐懂得最多的人”。快乐是自己创造的。用一颗坦然而淡定的心来对待自己的留学生活,会收获更多。快乐对于我们,没有聋人和听人之分,更没有中国和印度之分,所共有的是一颗微笑面对生活的心。
  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留学,需要一份坚韧,更需要一份豁达。只要认准自己的目标,现实生活的一切问题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方向。对于我来说,更是如此。出国留学是为了更加深入地研究手语这门语言。但是我始终没有忘记当初我在国内工作时所憧憬的梦想,那就是希望手语能够在中国大地上广泛传播,从而为中国数以千万计的聋人提供一个无障碍沟通环境,让聋人和听人一样能够共享我们社会的文明成果。我想我会在留学回国后继续我的教学生活,尽可能把自己的所学传授给我的学生。因为手语毕竟是聋人的母语,是聋人沟通和交往中的第一语言。作为聋人的我没有理由不为此而鼓与呼,也许我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是我一定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力而为!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编辑:KYU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