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州学人杂志 > 期刊 > 2011年第8期 > 正文

我们在“西天取经”

2011年08月11日  来源:神州学人 
  
思君如百草,缭乱逐春生
  文/李灿(中央印地语学院印地语专业本科生)
  昨日午夜,接到一同来印度读书的同学的电话,他们已搭乘回程的班机,此刻应该已经漫步在熟悉的街头。一晃眼,我已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近1年了。我不知道其他人对于出国是什么感受,兴奋亦或是忧虑,而我仿佛都不是,对每一个第一次踏上这片西方圣境的过客,那个永远只在夜间航行的飞机从未给过一个清晰的印象。印度,在凌晨的迷雾中披着绚烂的纱丽,是你无论如何也无法窥视全貌的神秘土地。


  最初的不适应早就过去,可不管过了多久,印度对于我仍旧是充满这样那样的谜。每天清晨,各式小贩的吆喝声把我像是从儿时唤醒,仿佛自己仍旧是那个赖在床上不愿去幼儿园的小人儿。我们的耳畔有多久没有听过鸟鸣、松鼠夺食的吱咋声?在这里,若是偶尔丢些剩下的米粒扔在阳台,你会发现好多外来者如此自在地溜达在你的地盘,它们不怕人,也不爱搭理你。我租的房子在三层,却是个顶层,坐在天台,我可以仰望整片蓝天,没有高层建筑的阻碍,德里的天空是属于鸟儿的,德里的阳光是属于每一户人家的。我已记不清经历了多少个节日,印象中总觉得一周5天的课从未上满过,仿佛每周都有花样繁多的各式节日假期,如同它们众多形象各异的神明,至今我也未曾完全弄清。
  常常有人问我印度怎么样,我想这大抵是最难回答的了。一起来的同学们每每碰头,总有诉不完的抱怨,环境的脏乱,漫天的灰尘,单调的生活,落后的设备等等等等,可偶尔想想即便是身处美国纽约的曼哈顿又能如何?现代化的城市让我们越来越沉溺于简单速食的生活。印度有着它独特的节奏,缓慢甚至有些慵懒的步伐,却掩盖不住众人脸上幸福的神情。我们现在的生活水平和现代化程度也许比印度高很多,可是我感觉我们远没有他们的民众过得满足。有时候,看着马路上毫无秩序可言的车辆,怡然自得漫步其间的牛群,天空来来回回各种各样的鸟儿,甚至还有路面上扬起的灰尘,路边未曾规划过的大片自由生长的树木花草,我竟会想起一处看似毫无关系的地方——天堂。因为你再也无法想象还有什么地方能够如此的和谐,万物都拥有自由的天地,我们不曾相互伤害,也没有侵占。没有人告诉过我们天堂一定是一尘不染的五星级酒店,也许天堂就是像这样,有一点脏,有一点乱,却可以让你停下疲倦的脚步,享受时光从一杯茶的香气中溜走的悠闲。
  前几日与母亲通话,说起我会推迟回家的时间,母亲没有多言,我却听出了迟疑,想来离家也近1年的时间了,父母是极为挂念的,对于女儿那么快地长大并远离身边,我想他们心中的理解也是无奈的吧。我肆意着他们的宠溺,从未给过他们一个明确的理由去阐释我对印度的流连,也许说起抱怨倒是可以数落个几天,可当我看见印度人看见中国人的那种新鲜,中国人谈起印度的那种迷茫,我迫切地想要做些什么,我希望更多的中国人了解这片早在1000多年前玄奘就曾走过的国度,我希望更多的印度人熟知一个真实的中国,我们如此相近,应该远比他人更容易理解彼此。
  我想对亲爱的爸爸妈妈说,你们知道吗,从我踏上这片土地的那天起,窗前的那片花园始终未曾枯黄,这里的植被仿佛四季如春般旺盛。每每临窗而眺,总会想起儿时念的那句诗,“思君如百草,缭乱逐春生”。在印度的每一天,思念的百草,疯狂肆虐,从未停歇。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编辑:KYU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