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州学人杂志 > 期刊 > 2015年第8期 > 正文

【留学笔谈】在哈佛留学的3点感悟

2015年08月17日  来源:神州学人 
  

文/王萦心


重拾阅读的习惯
 
  不得不由衷地说,哈佛展现给我的是一个极致的世界——极致的教授、极致的学生、极致的学术环境。在来到哈佛之前,我已经在全英文的环境里学习了4年,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可是真正来到这个“群英会”里学习、生活的时候,还是因为自我学术修养的不足而倍感压力。
  本科阶段,人文社科类的课程每门课每周大概有100页的阅读量,这个数目虽不至高不可攀,也绝不轻松。时间和精力捉襟见肘的时候,我会耍个小聪明,读个开头结尾,其余段落一扫而过。等到了上课的时候,也总能说上这么两三句,刷一刷存在感便自鸣得意。
  来到哈佛的第一个学期,我选了一门韩国历史课。每周阅读1本指定书目,每3周有1篇8页的小论文。从图书馆里借到第一周要读的那本书的时候,我便有了打退堂鼓的念头。一周内读掉500页?不不不。然而一搜索别的研究生课程的教学大纲,无一例外都是类似的阅读要求,有的课程甚至每周指定阅读两三本书。自知没有退路便只好硬着头皮上,一个学期下来竟也适应了这样高强度的阅读节奏,且越读越快,越读越带劲。
  除了自身的努力外,哈佛良好的读书氛围也帮助我重新爱上阅读,身边的同学大多热爱阅读,乐于汲取新知识。回首往昔,在小学和初中阶段,我也算是个爱读书的学生,不仅主动阅读,还时常做摘抄和读书笔记。然而进入高中以来,阅读的习惯便被抛之脑后。取而代之的是一遍遍地研习教科书,尤其是文科生的高考致胜法宝——政治、历史、地理3门科目的教科书。阅读教科书无可厚非,然而教科书并不应该成为我们阅读的唯一。在哈佛的熔炉里历练过后,回想起高中阶段自己对阅读的忽略和本科阶段在阅读上的偷工减料,懊悔又惋惜。往者不可谏,好在又重拾阅读的习惯,并有信心学到老,读到老。现如今,在机场候机,在车站等车的时候,我更愿意翻开随身带的书读上几页,胜过盯着手机解闷似地反复刷微信朋友圈。


像美国人一样勇于表达观点
 
  除了重新拾起阅读的习惯之外,在国外求学的这几年,我也愈发认识到独立思考、形成并表达自我观点的重要性。大多数美国人喜欢表达并且擅长表达。课前课后,食堂的餐桌上,图书馆的茶水间倒水的间隙,等电梯坐电梯的一两分钟内,我和我的同学们都会自然而然地就某一话题展开一段对话,有时甚至是激烈地辩论。探讨的话题小至周末读的新书的论点,大至美国刚通过的同性婚姻法案;且没有时间地域的限制,如预测希拉里能否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分析亚投行的发展前景,等等。因为同学们来自五湖四海,不同的文化背景、成长经历、专业特长带给了我们不同的看问题的视觉和立场,因此观点的碰撞也就显得尤为有趣和启发人。我虽乐于交流,但是刚去哈佛的时候并不习惯随时随地发表自己的观点。于是一群人围坐在一起的时候,我常常充当倾听者的角色。然而我的同学不会轻易“放过”我。“Yingxin,what’s your opinion(萦心,你怎么看)?”被点名的时候,我也不得不快速思维,就自己或熟悉或不那么熟悉的话题发表看法。
  我曾经思考过为什么自己没有美国同学那么能言善辩。得出的结论是:首先要对讨论的话题的历史背景、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有一定的了解,在此基础上才能有理有据地发表观点,选取立场。这就又回到我前面提到的一点:广泛阅读、广泛涉猎的重要性。
  其次,这与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不无关系。相较于美国人,东方人的性格普遍内敛含蓄些,且不十分习惯在公众场合毫无顾忌地袒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尤其是涉及略带争议性和敏感性的话题。
  第三点恐怕就是对自我语言能力的不够自信了,这点在课上课下的即兴发言环节体现得尤为明显。有时候课堂上教授抛出一个问题,作为英语非母语的我们,常常需要在脑海里构思一番才敢举手接下这个问题。而在我们思忖的片刻,美国同学已经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待美国同学回答完毕,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热情也意兴阑珊了大半。这种情况下,主动、积极、无畏无惧的性格品质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这就涉及到我要谈的第三点感悟:乐观自信无拘束,积极主动勤争取。

敢想敢梦敢行动
 
  在国外求学的这几年里,我自认为自己变得更乐观自信,更敢想敢梦敢行动了。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说得好——“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在国外求学生活的这几年内,因为朋友、师长的鼓励亦或是“赶鸭子上架”,因为自我经历的逐渐充盈和眼界的开阔,我开始慢慢学着挣脱一些枷锁。
  我读本科的导师John Frankl是哈佛大学东亚研究系的博士生,当他鼓励我申请哈佛大学东亚研究系的那一刻,我反复问他:“可以吗?我真的可以吗?”可以说没有他的鼓励和一路上的指导和支持,我不会或者不敢想得那么远,也不会迈出这一步。而当我信心满满地把自己申请哈佛的计划和父母交流的时候,他们却表达了担忧和些许的怀疑。
  我想,他人对你某项决定的支持或者不支持,是基于他们对于你个人和对于那项决定的认识的。或许他们对于那项决定没有你了解得深入,或许他们只是熟悉一个侧面的你。所以,听取他人的意见是需要的,但不要让外部的声音锁住了你的身和心。即便是生养我们、陪伴我们成长的父母也不一定看得到我们全部的潜力。包括我们自己也是在不断地经历,不断地受挫,受挫后再爬起来的过程中更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所长所短,自己的喜怒哀惧的。才会明了,才会后觉:哈,原来上天还给了我这个天赋;原来我比自己相信中的勇敢;亦或是此路不通,当另辟蹊径。
  很多时候,这个年纪的我们或许有创办一个社团的想法,有尝试一项新运动的兴趣。但是自己心底那句“不行,不行”或者对自我的框架式定义让我们怯于迈出第一步。勇敢一点吧,试一试又何妨?今年暑假和一群哈佛的校友出访菲律宾,去往海滩的那一天,所有同伴都是清凉上阵,只有我穿着T恤中裙。女伴们怂恿我也换上比基尼,我连忙解释:东方人去海滩鲜有穿比基尼的。然而最终还是抵不住peer pressure(同伴压力),换上了比基尼。迈出这一步之后,自己居然还有些感动和小小的成就感,没什么大不了啊。

成长本就该是一段充满惊喜的旅途,无拘束地大胆地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吧,去阅读,去思考,去交友,去做那些想做不敢做、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吧,你会收获一个不一样的自己!(作者曾以全额奖学金赴韩国延世大学就读本科,现于哈佛大学东亚研究系攻读硕士学位)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编辑:KYU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