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州学人杂志 > 期刊 > 2015年第8期 > 正文

【我的标签我做主】“90后”留学生的历史使命

2015年08月18日  来源:神州学人 
  
文/李嘉玉

公元1847年(清道光27年),容闳,19岁的广东珠海南屏人,与另外2位同龄人,由美国传教士布朗牧师(Rev. Samuel Robbins Brown)带领赴美国留学,开启了中国留学美国的先河。10年后,毕业于耶鲁大学的容闳返回中国,一生经历丰富且成就非凡。自1872年,在容闳的游说下,4年间清王朝派遣120名幼童赴美留学,史称晚清留美幼童。尽管由于时代久远,容闳及后来的晚清幼童在留学期间的艰辛涟漪与快乐浪花早已沉淀于历史长河中,但是我们不难想象,当他们留着长辫子,穿着马褂、灯笼裤子和懒汉鞋走进美国社会和美国大学时,文化的冲击、思想的颠覆,以及生活的不便所带来的麻烦甚至危难是可想而知的。可是,如果我们用社会广角镜,而不是个人显微镜去寻觅他们,就不难在20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和社会发展中,在文学、绘画、工业、交通、外交、医学、司法、政治、教育等领域学习西方的过程中找到他们的足迹。容闳及晚清幼童留学生们为中国近代的现代化作了很好的思想和文化铺垫。

时隔百余年,历史再次重复,大批年轻学子远渡重洋再次走向留学之路,踏着容闳与那些晚清幼童的脚步,继承他们的衣钵,学习西方的思想和文化,思考在经济、科技、文化、政治等诸多方面建设一个崭新的现代化中国。

由于历史的机遇,我旅美26年,尤其是近10年在中国,我有幸参与辅导和指导大量90后学生赴美留学。我自然看到他们的迷茫与局限,可是,作为一个群体,我赞美他们。我认为,应该用社会广角镜和历史望远镜,去认识他们的历史使命和责任。

我们的听觉习惯了60后或70后的标签语言,来叙述一代人的幸运、迷茫或自私等群体特征。其中,也许有统计学的意义。但是,从社会政治学的角度,即使是有数学根据,也是不正确的歧视语言。在此,我们不去迎合那些关于他们如何缺乏人文修养、信仰、道德,或法治观念的讨论。

作为60后和赴美留学工作人员,我见证了在改革开放前30年里,赴美留学人员中的绝大多数是大学毕业之后出国留学,而且专业局限在理工科和工商管理,目的多为“学艺”,偶有涉猎西方的思想文化源泉。所以,很多计算机专业的博士、硕士自嘲“码农”之说不绝于耳。也就是说,过去30多年的大批留学人员,虽产生了一些科技精英,但数量有限,且鲜有大师出现。所以,2014年底,在全国留学工作会议召开之际,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希望广大留学人员跟上时代潮流,放眼观察世界,坚定理想,刻苦学习,掌握新知,增强本领,更好地为祖国和人民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李克强总理作出重要批示,指出“国以才立,业以才兴。通过留学工作汇聚人才是国家重要的软实力建设”。

笔者认为,90后中会出现各行各业的世界级精英,说不定还会成为钱老寄望的大师。为什么?近70年来,中国虽有很多掌握一定科技文明的技术人才,却少有真正掌握西方思想和文化的人,在为国家实现科技、工业、农业、国防现代化方面所作的贡献仍然有限。但是,90后中一部分优秀学生,享受着中国经济崛起的果实,高中毕业后,甚至更早就有机会出国留学,他们如同当年的遣唐使把盛唐文明带回日本,如同当年的晚清幼童留学生把西方文明带入中国,他们不仅可以掌握科技,更主要的是有可能探导到西方文明的源泉。

90后的精英也在呼应着时代的召唤。这些年来,有幸与一些90后有过交流,感受颇多。他们的思想特征明显,社会急速变迁、物质日新月异、文化多元冲击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独特的烙印。他们有许多“被”的特征,他们是骑在60后肩膀上小学、坐着私家车上中学的一代。在他们的世界没有永恒的童年记忆。在现实社会中,过剩的卡通、玩具、流行音乐、日剧、韩剧,让他们的童年显得过于单调和苍白。他们没有兄弟姐妹,在他们出生的那个年代,似乎连整个社会都没有准备好他们的到来,对他们的教育、思想和心理发育,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我们是在补习班里长大,是在钢琴凳上长大的。”由于人口的急速增加,教育资源越来越相对匮乏,但“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誓言,让90后的书包越来越重,压力越来越大。他们多数是身经百考,琴棋书画,斧钺钩叉,样样来得。

“有人说,我们90后是物资享受型,是‘非主流’。其实,我们希望拥有一个物资地球的同时,还能拥有一个文化世界;我们不是主流或是非主流,而是‘新主流’。”

这是一种觉醒,一种呐喊。是对现实世界文化和思想荒芜的觉醒,是对未来世界文化和思想的渴望,是对全球化过程中未来中国教育的再思考。

90后的呐喊首先冲向了自己的父母辈,一声“别规划我”,是他们对父母在教育理念和模式上的反抗。一个示范中学的学生,不顾父母的反对在高一转学文科,留学后又改学生物化学和物理,大学毕业再次转换专业,到法学院学习法律。还有一个同学,到宾夕法尼亚大学后,不顾妈妈的阻拦,没有选择热门的沃顿商学院,而是选择学习历史和政治。90后,对父母的批判不仅仅体现在兴趣上,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人生价值的取向方面。

“我的人生我做主!”是很多在美国读大学的留学生的共同心声。一位毕业于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的优秀女生,被评为2011年度“美国精英数学女大学生”,当年全美只有4名女大学生获此殊荣。她随后被12所美国顶尖大学数学系录取为全额奖学金博士研究生。她期许超越自己,超越老师,在抽象数学领域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一位90后如此定义留学的成功:“首先是掌握东西方思想和文化;其次是掌握先进西方科技技能;再其次是拿文凭。”最近几年,90后关注的视角有了新的变化,到美国读本科的学生已经从知名大学的理工科为主逐渐分布到每一个专业和每一类美国高等学府。据统计,42%的学生把目光放在金融和管理专业;21%是其他社会学科;20%是人文学科,如人类学和语言;17%是理工科。本科留学美国就读社科和人文学科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时势造英雄,未来30年中国将拥抱世界,“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亚投行的运营,大批中国企业要走向世界,这些都需要有能够站在世界舞台上、具有全球视野、年富力强的人来运筹帷幄。另外,今天人类面临的问题、挑战,不仅仅是经济的、科技的,更多的是文化和思想上的。我们期待中国的90后与世界各地的90后们,能够相互学习,相互帮衬,共同托起人类的明天,回答21世纪人类的呼唤——建设一种新的人类文明。

为此,90后们应该扩大自己的学习领域,多参与社会活动,面对社会,面对未来,走出以金钱定义成功的价值观,超越以安逸为快乐幸福的人生观,树立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世界观。(作者系纽约大学前访问教授,美国大学网创始人)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编辑:KYU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