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州学人杂志 > 期刊 > 2015年第9期 > 正文

【战时留学人物谱·英雄篇】让“魔鬼”敬畏的烈女

2015年09月06日  来源:神州学人 
  

文/贾辰飞

赵一曼 1905-1936

四川宜宾人,原名李坤泰,又名李一超。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1935年担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政委,1936年8月被捕就义。

1926年11月,在党组织的帮助下,李坤泰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成为近代中国首批军事院校女兵中的一员。

1927年底,李坤泰由上海党组织选派,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第一次乘坐海轮,习惯舞刀弄枪的“女汉子”产生了诸多晕船反应,头晕、呕吐、水米难进,身体极度虚弱。这时,同行的组长陈达邦对她悉心照顾,使忙于社会斗争的李坤泰感受到了生活中的其他惊喜。

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之后,李坤泰改名李一超,开始全新的学习生涯。第一次接触外语,一向成绩优异的李一超感受到了学习的困难。这个时候,又是陈达邦伸出了友谊之手,帮助她成长、提高。朝夕相对,两位年轻人的情谊也一天天在增长,结婚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1928年底,迫于形势需要,大批留苏中共党员被派回国内参与斗争。已有身孕的李一超也在派遣之列。

陈达邦担心她的身体,希望妻子生完孩子后再回国。李一超却平静地对丈夫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虽一女子,然志向不输须眉。眼下正是为国效力之际,我不能以一己私欲阻碍报国大业。”

面对爱妻的坚持,陈达邦挥泪相送,却未想到,此去一别,两人再无重逢之日。

李一超回国后,于紧张忙碌的工作中产下儿子。工作的危险性使李一超无法放心地把孩子留在身边。儿子周岁后,她将爱子托付给丈夫的堂兄代为抚养。

李一超明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家危难,个人谈何小家?她在心中向儿子道歉,并特意和儿子合影留念,期待有朝一日,母子再次重聚,共享家庭之乐。

1931年,日本发动蓄谋已久的“九一八”事变,激起东北人民的强烈反抗。中国共产党派出大批干部到东北组织抗日,李一超也在其中。

到东北之后,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李一超更名赵一曼,在沈阳、哈尔滨等大城市领导工人运动。1933年4月2日,赵一曼与老曹(黄维新烈士)共同领导了著名的哈尔滨电车工人大罢工,导致市区交通中断,城市陷入瘫痪,使日本关东军和伪满政权焦头烂额。

1934年,随着侵华步骤的加剧,日本加强了对东三省的控制,城市工人运动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为配合主力部队作战,赵一曼转移到辽阔的林海雪原,在哈尔滨东南的珠河县组织当地农民建立抗日自卫队,采用机动灵活的游击战争,继续战斗。

1935年秋,赵一曼被任命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一师第二团政治委员,带部队驰骋于滨绥铁路一带,有力地打击了日伪军的气焰。

1935年11月15日,由于叛徒的出卖,赵一曼被日军俘虏。日军在审讯犯人的卷宗中写到:“赵一曼女士,这个略显清瘦且成熟的中国女性,不是普通的农家妇女,在她身上弥漫着脱俗的文人气质和职业军人的冷峻。在任何地方见到她,你都能很快在众多的人当中看出她别于他人的风度。肯定是个受过高等教育、占有重要地位的责任者。应进行更加彻底的审讯。”

赵一曼所受的刑讯惨无人道。灌辣椒水、皮鞭抽、烙铁烫、铁条扎、电刑烤……各种魔鬼酷刑,全部在她身上实施了一遍。赵一曼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但抗日的信念从未动摇。她的精神甚至感动了身边的看护和守卫,他们试图帮助她逃脱,但最终失败。

赵一曼的不屈精神激怒了侵略者,这些“魔鬼”再次抓到她之后,对她进行了新一轮的疯狂折磨,其酷刑超出了人类所能忍受的疼痛极限。但赵一曼仍然没有屈服,日军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

多年后,曾参与审讯赵一曼的战犯大野泰治在忏悔录中写道:“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有烈女的话,那应该是赵一曼。”

几经较量,“魔鬼”终于败下阵来。日军在审讯记录中称:“赵一曼女士已抱定必死之决心,且意志之顽强令人难以置信,单纯审讯已无法改造其反满抗日的思想。”

1936年8月2日,赵一曼从容地登上了行刑的列车,日军将她送回珠河县处死“示众”。

临行前,赵一曼给儿子留下一封遗书:“宁儿,母亲对于你没有能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远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际行动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多年之后,已经参加工作的宁儿(陈掖贤)才知道自己苦苦等待的母亲就是赵一曼烈士。当他接到母亲的遗书后,当场哭晕在地。

赵一曼虽然牺牲了,但她的精神并没有远去。郭沫若在诗歌中深情地赞颂:“青春换得江山壮,碧血染将天地红。”哈尔滨人民尊称她为“白山黑水”民族魂,并将她战斗过的一条主街命名为一曼大街。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编辑:KYU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