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州学人杂志 > 期刊 > 2015年第9期 > 正文

【战时留学人物谱·英雄篇】太行浩气传千古 以身殉国卫吾华

2015年09月06日  来源:神州学人 
  

文/周棉

左权 1905-1942

湖南醴陵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赴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1938年任八路军副参谋长。1942年5月25日牺牲。

府城阻击扬军威

1938年2月20日,朱德和左权率领八路军一部从牧马村转移至山西府城,正待休整之时,突然发现日军第108师团104旅团6000余人正在向我军靠近。此时,我军只有1个步兵营和1个骑兵排。为了保护沿途的百姓和军政机关,他们决定以弱敌强,在此阻击日军。

战斗由左权直接指挥,他命令:1个警卫连安置在“三不管”岭,组成第一道防线;2个警卫连放在府城以东的对口店、郭都岭一带,组成第二道防线。然后,他命令警卫人员护送朱德去第二道防线,自己带2个作战参谋和1个骑兵班亲临第一道防线指挥。

日军凭借飞机、大炮优势,连番对阵地发起冲击,而我军武器落后,势单力薄,只能在敌人靠近时用手榴弹杀敌。在左权的指挥下,我军英勇抵抗,誓死不退,整整坚持了1个昼夜,日军寸步未进。

战斗中,左权巡视敌情,在一路口恰遇300多日军的骑兵奔驰而来。枪声惊跑了左权的坐骑,警卫员跑去捉马,左权身边只剩一枪一骑,而日军却掩杀过来。左权带着唯一的警卫撤向山坳口,他拔出手枪专打日军官佐,日军顿时惊慌失措。

但毕竟寡不敌众,日军蜂拥而来。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我军一部迅速赶来。左权依着山势,指挥这50多条长枪布成“人”字型阵,组成交叉火力网。之后,他看到日军开始且战且退,急忙举起望远镜观察,原来日军在东侧小北沟上架起了山炮,于是他马上命令部队后撤。

2月23日上午,日军强渡沁河,左权命部队猛烈射击封锁河面,日军连续冲锋3次,都未能前进一步。日军又改用“钳击”战术,佯攻对口店、郭都岭一带,主力则绕道沿着沁河由北向南,分两路夹击府城。左权将我军一部拆成小股,分头袭扰夹攻府城之日军,使他们寸步难行,直到太阳落山,日军才扑进了空城。

到2月24日,战斗胜利结束。在这次阻击战中,左权指挥身边仅有的3个连兵力,歼敌200余人,击毁敌运输车80多辆,缴获数百包军衣、军毯及大批枪支弹药和大批食品,沿途45个村庄没有一人遭杀害。

神机妙算保黄崖

1941年11月初,日军不断出重兵向黄崖洞进攻。黄崖洞设有八路军总部修械所,从1939年起,它就成为华北抗日根据地规模最大的兵工基地,因此也成为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的心腹之患。

11月7日,日军2000余人袭击黄崖洞。八路军总部对保卫黄崖洞兵工厂高度重视,召开了战前会议。会上,左权发出了“保卫我们的生命线”的号召。他多次勘查地形,反复研究御敌方案。

次日上午,日军径直向南口袭来,在阵地外踏入我军布下的地雷区,被炸死百余人,连续3次用尸体铺路才通过雷区。翌日,后续日军集中几十门山炮对南口阵地轰击,同时出动千余步兵冲击。我军特务团第3营以8挺机枪从左右两侧形成交叉火力,日军冲上一拨便倒下一拨。猛攻了1天,伤亡惨重的日军变换进攻方法,以千余兵力继续强攻南口,另以3个大队从侧后方向左会山垭口迂回,企图对我军形成夹攻之势。

左权早有所料,部署385旅4个营扼守险要地段,把日军打了回去。日军在连续炮击中施放燃烧弹和毒气弹,我军遭受重创,部分士兵要求反击。左权在电话中命令特务团团长欧致富:“你马上赶到南口去,告诉3营千万不可离开工事反击,日军就是要引诱我们离开阵地。”

11月13日清晨,战况发生重大变化。日军炮轰南口东侧悬崖跑马站的1416高地。这里是黄崖洞的“软肋”,因为地势险峻,八路军只在此布置了1个排。此外,因一个参谋叛变投敌,使日军得知这里防守最为薄弱,被日军选为突破口。左权闻讯后立即电话命令:“除南口阵地不动外,其余各工事都只留下3个人,所有力量赶到跑马站高地。”

当夜,日军从黎城开来援兵,增加火炮,不停地轰击1416高地,黎明时分,跑马站失守。左权沉着应对,连续口授了3道命令:“特务团除南口阵地,其余各连撤到第二道防线水窖口;电令陈锡联旅马上袭击黎城,夺城后不作停留,立即驰援黄崖洞;电令679团、772团和新1旅2团迅速增援过来,赴东崖底、赵沟村加固我方阵地。”

日军将陆续开上来的近3000人分为4路,妄图合围我军主阵地水窖口。每一路日军行至中途,都遭到伏击,直到11月16日,才进入黄崖洞。而此时八路军所有设备都已转移,日军只得在18日清晨沮丧而返。然而,左权在黄崖洞早已布置了4个团的兵力,在日军的必经之地张网待敌,打得日军大败而逃。

在黄崖洞保卫战中,左权指挥直接守山的八路军仅1200多人,与陆续增援达5000多人的日军,鏖战10个昼夜,共毙敌1000余人,八路军仅伤亡166人,以6∶1的辉煌战绩,开创了中日敌我伤亡对比空前未有之记录。此战被中共中央军委评价为“1941年以来反扫荡的一次最成功的模范战斗”。

为国殉难十字岭

1942年5月,日军3万余人采取远距离袭击的战术,妄图合击八路军总部,彻底摧毁华北抗日指挥机关。

5月19日,日军从平定、元氏、赞皇等地连续合击测鱼镇,和顺的日伪军合击松烟、拐儿镇进至上庄、下庄地区。同时,西线长治、武乡、辽县县城及东线武安的日军,分别合击黎城县的砖壁、桐峪及阳邑等地后,也向华北腹地——八路军总部所在地麻田一带急进。至24日夜,日伪军已构成了对麻田附近的姚门口、青塔、偏城和北艾铺地区的合围。这时,总部和北方局机关大部分已转移至外线,仅有部分人员及掩护部队尚未转移。

25日,总部、北方局机关等单位的人员转移至麻田东面的十字岭时,与日军遭遇,万余日伪军从四面八方压缩过来,以南艾铺为目标进行“铁壁合围”。日军集中炮火,并以6架飞机疯狂轰炸。当时,彭德怀副总司令、左权副参谋长等当机立断,决定了突围方案,左权承担了指挥突围的重任。

激战从上午开始,直至日头偏西,日军不能越雷池一步,阵地始终控制在八路军手中。左权一直和最后掩护的部队在一起,他镇定自若,从容地观察敌我变化,指挥着整个突围战斗。

曾任中共中央北方局组织科科长的李新回忆道:“左权将军在几棵树下的一排灌木旁边,像钢铁一样地立着,一面指挥战士们对敌射击,一面呼喊机关干部们向他手指的方向突围。”

太阳偏西时,十字岭硝烟弥漫,尘土蔽日,枪炮响成一片。在左权将军的指挥下,八路军总部终于跳出了敌人重兵合围,日军合击总部的阴谋被粉碎,几千人转危为安。

就在这时,敌人的一颗炮弹飞来,击中左权头部,他倒在了树旁,壮烈牺牲于十字岭正山梁偏北艾铺一侧。 

将军殉国,山河失色,太行为之低头致哀,漳河为之呜咽哭泣,抗日民众为之痛心不已。



  文章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

  神州学人杂志及神州学人网原创文章转载说明:如需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编辑:KYU
相关文章